江一燕获奖别墅是违建,引发不满的除了“凹人设”还有什么?

江一燕获奖别墅是违建,引发不满的除了“凹人设”还有什么?
  原标题:江一燕获奖别墅是违建,引发不满的除了“凹人设”还有什么?   一则官方答复,让艺人江一燕“百转千回”的别墅物语,再也无力反转。   近日,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顺义分局针对网友举报做出回复,认定江一燕的获奖别墅未依法取得规划审批手续,属于城镇违法建设。随后,江一燕长篇致歉,表示“会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一切调查约谈,接受所有规范下的决定。”      围绕江一燕别墅的争议,发酵已将近一个月,但道歉却来得如此及时,足见当事人也意识到自己踢到了“铁板”。   有网友评价:“内容引起极度舒适。”有网友评价:“人设崩了,特权也崩了。”也有网友反问:谁都知道违建不对,为什么屡禁不止?   事实上,违建问题早已是法治“试金石”。去年7月,秦岭别墅整治事件引起全国关注,习近平总书记六次批示,原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因此落马,堪称中国“拆违”第一案。以此案为标杆,全国各地一批违建迅速“见光死”。      (图:2018年,一批陕西秦岭别墅被依法拆除。)   而一批批的违建被曝光、被整治、被清理,在长安君(微信ID:Changan-j)看来,更加证明这三句话是对的――   01   显然,无论是名望还是权力,在“清剿”违法建设的执行力面前,都是螳臂当车。   就在江一燕还在享受获奖荣耀时,河南某风景名胜区73座违建别墅也在面临清退。据媒体报道,不少别墅的业主本人或亲属,是当地政府公职人员,其中还有曾经的区规划局副局长。他们作为业主引发舆论场反感,除了“人设不符”,更重要的是――你们凭什么有特权?   而今,它们却以违建的“倒掉”证明了一点:无论对谁,规划红线就是做人底线,法律界限就是权力的高压线。      (图:河南某违建别墅群,其中区规划局副局长的别墅也位列其中。)   02   在法律权威面前,不仅“特权”不好使,“法不责众”的侥幸心态也早该被抛弃。   对于普通人来说,藏在山里的别墅,离生活还远,但近在眼前的违建没人管,却是对法律的直接挑战。隔壁业主新挖了地下室、加盖了阳光房,如果得不到及时制止,就会助长“破窗效应”。违法的“瘟疫”,就会在唯恐落后的补偿心理驱使下,迅速吞噬公共资源。   近年来,各地在违建整治中,正在逐步摒弃“拆小不拆大、拆民不拆官、拆软不拆硬、拆明不拆暗”的现象,而是严格执法、敢于碰硬。说明阻力再大,法治中国,也绝不会允许违法建设成为“公共景观”。      (图:江一燕获奖别墅照片,被北京市规划与自然资源委顺义分局认定私自扩改建。)   03   诚然,社会在发展变化,清理违建也须依法办事,只要法律有尊严,人民的权益才能有保障。   社会在不断发展变化,违建的“范围”也在发生变化。有些违建,当初建设时没有问题,后来,土地被划入风景名胜区或自然保护区;有的违建,是政府鼓励下开发建设的,目的是推动旅游区发展;有的违建,干脆被地方政府采取边规划、边施工、边办证的“三边”政策……   违建必除,但也须讲法治精神。完善法律、分清责任、依法办事,才不致用新的违法行为“纠正”旧的违法行为。   在刚刚胜利闭幕的党十九届四中全会上,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,被着重加以讨论。而法治政府,就是治理现代化的关键环节。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,不是一句空话,约束老百姓,更约束党和政府。      这条路上,没有休止符或终点线。清理违建捷报频传,侧面反映出违法建设“存量可观”,如此数量的违建从何而来?原因归根结底是一个:规则没有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,社会对规则曾经缺了一分敬畏之心。   换句话说,违建不仅是建在土地上,也是建在法律上。   如今,全国范围内拆除违建,拆掉的不仅仅是房子,也是违法心理。重新建起的,则是法律尊严、社会公正和人民利益。   只有“特权”被放倒,人权才能站得稳。确保法治有尊严,人人才能有尊严!         

多付了十几万元执行款 来宾男子讨要六年未果

多付了十几万元执行款 来宾男子讨要六年未果
多付了十几万元执行款 来宾男子讨要6年未果 法律人士建议:可通过起诉要回这笔钱 &nbsp广西新闻网-南国今报记者黄必成 &nbsp8年前,跟李先生在象州县城开加油站的合伙人王某因退出股份,通过法院调解获得70万元退伙款。然而,在接下来的执行过程中却出现了乌龙:法院将李家的房子拍卖强制执行还款后,李才发现自己多付给了王某8万元,以及5.6万余元利息。多年来,李为讨要多支付的13.6万元多次信访无果。11月18日,象州县法院新任院长潘发坤表示,要是当年李先生懂走法律程序,多付的钱应该早就拿回来了。法律人士建议李以不当得利起诉王某,要回这笔钱。 1 欠款被拍卖房子 &nbsp11月18日,58岁的李先生向记者介绍了相关情况。 &nbsp2011年5月,王某以债务转移合同纠纷为由,将余某和李先生一家三口告到了象州县法院。法院后来查明,2003年,王某和余某合伙开办象州县沙岗加油站,余某为法定代表人。后因经营等原因,经协商,同意王某退出合伙,应得退货款70万元。此后加油站转由李先生一家经营。李一家也认可王某退伙及应得70万元退货款事宜,并给付原告王某退伙款30.1万元,尚欠39.9万元。2010年9月27日,李先生给王某写了还款计划,定于2010年12月还清余款,但后来未能履行,于是被王某起诉到了法院。 &nbsp2011年6月8日,县法院对此案作出了调解。调解书显示,被告李先生一家尚欠王某退伙款39.9万元,定于当年9月30日前还15万元,12月31日前全部还清。 &nbsp然而,李先生因资金周转困难,当年还是无法还款。2013年1月15日,法院根据原告王某的执行申请,拍卖了李家在县城的一栋4层半房子,价格52万元。 2 执行中发现多给了8万多元 &nbsp李先生说,在法院拍卖他的房子后,他觉得之前还款的数目有点不对,于是翻箱倒柜找到了9张汇款给王某的银行回执单和两张加油站销售货物单,才发现在法院调解前,他付给王某的退伙款数额不是30.1万元,而是38.3万元,多给了对方8.2万元。 &nbsp记者查看9张银行汇款回执单,户名全是王某,汇款总金额为37.1万元。汇款时间最早1张回执单为2007年12月,其余8张均为2010年。另外两张加油站销售货物单载明,销售柴油总金额为1.2万元。李称,2010年3月份,王某见他没有钱给,就到加油站拉了1.2万元的柴油来顶。 &nbsp李称,发现自己早在法院调解前多付了对方8.2万元后,他马上向法院执行局的相关负责人反映,要求执行人员在执行拍卖其房子的余款中扣除这8.1万元,但相关负责人不予理睬。 &nbsp2013年1月25日,法院向李先生出具的《关于案件标的款的说明》显示,法院已从拍卖房子所得52万元中,向王某支付了尚欠的39.9万元,以及逾期履行期间利息5.6万余元。扣除评估费1.75万元和案件受理费3744.5元、案件执行费6785元。剩余3.6万余元归李先生。 &nbsp李称,除了执行人员多支付的8.2万元外,他还对法院向王某支付的巨额利息费有异议,因为之前的调解书里并没有提到利息问题。这些年来,他多次跑法院讨要多支付的8.1万元和5.6万余元利息,但是没有任何结果。他打电话给王某,王某称法院给多少他就要多少,除非法院叫他交多要的钱回去。 &nbsp11月20日,记者致电王某。王称,法院支付给他多少钱,他已记不清。他还称,李从来没有给他汇过钱。 3 法律人士称可通过起诉要回钱 &nbsp对于李先生反映的问题,象州县法院的新任院长潘发坤表示,当年在法院执行过程中,李先生发现多支付对方8.1万元后,可以及时起诉到象州法院,立案庭及时地将案件转给执行局,执行局就可以用执行回转的方式把钱要回来。 &nbsp相关法律人士建议,李可以以不当得利为由,通过起诉王某要回这笔钱。至于多支付的利息,也可以同时用诉讼的方式来解决。